你好嗎,我很想你
這是我們之間的默契
當你輕聲的朗讀
今天看了為愛朗讀,以下是心得。
心得充滿劇情提要,請小心慎入
繼續閲讀
福特萬格勒心得
從高三的時候就開始一邊讀書一邊聽音樂的習慣,最近是聽音樂聽一聽就忘記唸書了。
今天聽福特萬格勒1954年貝多芬蒂九號交響曲的錄音,也是薩爾茲堡音樂節的開幕,也是他最後的貝多芬錄音。

福特萬格勒的錄音長久以來一直被我視為如聖樂般的錄音,當然這也不例外。不曉得是不是自己的錯覺,他的錄音在經過戰爭的洗禮之後變得更趨向精神意識,那種莊嚴到令人肅然起敬的精神,對他而言那就是他所認為的德奧精神展現。整張CD被切成五段,裡面的慢板是我喜歡的部份,不緩不急的調,似乎可以想像這位老人在指揮時的手勢柔緩,或許他面對已經不是樂團而是他自己。最廣為人知的合唱部份,男高音的聲音非常棒,此外大提琴引出的主旋律,不知為何讓我非常喜歡。整個部份力度強,與阿巴多的合唱部份相比顯然高出很多,但與伯恩斯坦在柏林圍牆紀念音樂會的相比則差了一點。(伯恩斯坦的貝多芬九號是我目前最喜歡的版本,但我喜歡它可能是因為他的歷史意義非凡)

記得亨德密特曾寫過一段有關福特萬格勒的話,他寫道:「他指揮的音樂,有一種語言無法表達的誠摯…對作品結構比例的把握十分恰當。這使得他不論是演奏一個段落還是一個主題、一個片斷,甚至一整部交響曲、全套音樂會曲目,都能將他的演奏變成一門藝術,他理解、組織、描繪的能力,來自他對均衡的把握,這正是我們現在所缺乏。」

我是一個不會對譜聽音樂的人,但看到身為作曲家的亨德密特如此描述福特萬格勒時,讓我對於這位指揮家處理樂曲的態度感到敬佩。

附帶一題,福特萬格勒的第一本音樂隨筆就是有關貝多芬的記載,在其一生之中指揮過無數的貝多芬曲目。


海角七號
記得在看完海角七號的那天晚上,我哼著野玫瑰。
當你問我電影好看嗎?
我只笑了笑,還記得當時喜歡這部電影的理由是影片中充滿著日常生活的元素,至於那些愛情對我來說根本都不是重點。

在媒體大肆報導的時候,我對於這部片子,依然平淡。
就像許多許多的影片,看了之後,慢慢流逝在記憶之中,直到老師提出了海角七號的歷史考證,我才再度想起。

今天我聽了海角七號的原聲帶,我才驚覺到這部片在我心中已是如此的深刻。
在聽了國境之南,那電影中一幕又一幕彷若幻燈片般重現......






馬勒
阿巴多的指揮中較受推崇的是馬勒和威爾第(私人推薦新世界和春之祭)
昨天聽馬勒的第九號交響曲,很惹人厭阿
一邊聽一邊被音樂中的神經質刺到頭痛,聽完第一章就沒聽了
我討厭音樂中那種寂寞與瘋狂,就像在無邊際的世界中找不到出路,但又堅持走下去,一邊走又一邊抱怨痛苦。那種不乾不脆的感覺,就像撐傘走路的雨天,令人生厭。

所以說:

再見巴,馬勒

最近海飛茲阿......

海飛茲改編的孟德爾頌
http://tw.youtube.com/watch?v=HYKmnyMswgY